【YouTuber 文化論】再遇呱吉:他怎麼多角化經營,還跳上大港開唱?

自製專題

評論
Photo Credit: 大港開唱提供
評論

在眾多 YouTuber 都紛紛朝向跨領域表演的現在,同時當老闆、民意代表還能跳上舞台的呱吉邱威傑無疑是最獨特的存在,他甚至即將在2019年的指標性獨立音樂祭大港登台與THE BALL樂團共同演出。(前一年登台的阿傑僅是分享歌。)

呱吉開的公司頻道「上班不要看」走得是高質感下流路線,他以在台北市長柯文哲面前用電蚊拍電奶頭一炮而紅,頻道上班不要看充滿了性暗示的插科打諢,他被員工喊做慣老闆、愛生氣,又曾經在臉上畫著男性生殖器到 Google 開會。他憑什麼能多元跨界呢?

總有一天,要以音樂的能力被認同

呱吉說台灣音樂祭中,除了春天吶喊,他幾乎都已經去參加過了,甚至也在覺醒音樂祭中有過DJ的表演。在這中間,呱吉注意到有越來越多的音樂表演會找所謂的網紅合作,例如有金屬樂團找HOWHOW同台演出、黃大謙演出了原子邦妮MV的,可見音樂圈和網紅圈的連結越來越深。

但在這幾次的參與及表演中,呱吉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可以看到我、七月半這樣的YouTuber去到這些音樂祭,我們一定是在最大的舞台。但我認為,我也可以感覺到,這些所謂獨立音樂圈、或是音樂創作者們,他們是不屑我們的。」

呱吉很清楚,YouTuber的音樂表演在另一個圈子裡,只被認為是一種小打小鬧的行為而已,跟重視創作價值、核心關懷的音樂圈是截然不同的。即便像七月半登上小巨蛋,看似是相當輝煌的成績,但在音樂圈的眼裡也不過就是一個唱Cover歌的樂團。

「所以我已經買了整套的DJ設備。」呱吉認真的說。「總有一天我要被這些人以音樂的能力被認同。」即便從小到大,音樂的學習是呱吉一直有障礙的領域,但就像呱吉形容自己就是有一個毛病,當有人跟他說這件事不可能、做不到,他就越硬要去做;這樣執拗讓人感覺並不是一種有勇無謀,反而比較像一種中年人的傲骨與浪漫。

樂團經營及露出的改變

呱吉一直在個人頻道有固定直播。其他 YouTuber 會把直播視為增加頻道豐富度、粉絲互動熱度的管道之一。但呱吉的直播卻有些不同,採固定時段、完整主題、企劃、內容為前提播放,當然也建立起另一票除了看他搞怪之外,也想聽聽他心聲的的鐵桿粉絲。

「其實有一個現象很有趣。常常會有一些樂團把他們的作品寄到我們公司,也許是希望我們可以在直播播放。這跟早期唱片公司會把歌手作品寄到廣播電台希望露出的型態其實很像。感覺樂團經營自己音樂事業的方式也開始因為網路平台而有些轉變。」

但說真的,呱吉的直播確實就很像早期的廣播節目,對於這點呱吉本人也認同。這些聯絡呱吉的作品,他表示有時間都會聽,若有適合的時間也都會播放這些作品。「去年的大港就有樂團在路上遇到的時候,向我推薦他們的作品,而我聽了確實也不錯,後來在節目也有放。」

YouTuber 不能被演算法控制,也不能被人們看穿

對於為何能跨足這麼多專業領域呢?呱吉引用同為在 2019 大港開唱登台演出黃子佼的訪談內容:「所有的演藝人員應該要做到不讓人看穿、不讓人看膩」。即便現在YouTube的推薦制度和演算法,會導致許多創作者在同時間做很類似的主題來追求點閱率。但其實所有的創作者都在試,很多大紅大紫的影片,其實只是剛好打中了市場的甜蜜點,「也許這些創作者都說不出這影片會紅的所以然。」。所以如果想要穩定成長,一定要執行一些新的,觀眾抓不到你的企劃,這樣你才有一直存在的立場跟價值。

另外他最近上了一隻有關大巨蛋工程中移樹的影片,在發之前他也知道這隻影片會引來許多負評,也知道這件事他就是出糗了,他在那片裡面的情緒也都是真的。但影片還是要做,一方面就是得誠實,好的不好都要講。另外一方面是,民主開箱就是在記錄他的從政經歷,那這絕對有高有低。總不能只呈現高的。所有的政治人物都一定經歷過比這個更多的公關危機,如果他連這個都撐不下去,那就是沒有政治人物的覺悟。

說到底,表面看似無釐頭的多角化跨界,呱吉說這一切背後還是需要縝密彩排作為基礎功。他舉日本綜藝節目為例,那些看似即興的搞笑演出。其實背後都是經過非常完整的腳本寫作和重複彩排。節目裡面的每個人都是很認真跟極力的把節目中的梗或橋段接住然後用力丟出,才能保持節目的高亢有趣的節奏。

「像最近上班不要看的走鐘獎,整段很像是突然來的,但之前我們就經過完整設計;做這行就是縝密彩排,球來就打,既使會揮棒落空。這就是這個事業該有的態度。」呱吉笑著。

核稿編輯:Chris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