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藝人經紀合約是賣身契嗎?關於跳脫經紀合約二三事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 Lil Tay 頁面

本文為作者投稿,經 INSIDE 編審後刊出。作者為元潤法律事務所許博智律師。 

近日知名香港歌手在臉書上聲明因經紀方違約而終止經紀合約的消息,喧騰一時。回顧台灣演藝圈,藝人因合約糾紛導致演藝生涯受阻的新聞,也時有所聞。近年網紅、直播興起,許多網紅、直播主也都有經紀合約在身,同樣不乏糾紛發生,甚至有些需透過司法途徑解決。

無論是初試啼聲或是已具知名度的藝人或網紅,簽訂演藝經紀合約的目的,無非是信賴經紀方能提供培訓、包裝宣傳、爭取演出機會、媒介與管理演藝事務等,同時經紀方則因提供經紀服務而取得報酬。

為了避免發生過河拆橋情況,經紀合約通常會有「不得提前終止」的特約,以確保經紀方在藝人身上的投資能夠獲得回收,防止大紅大紫後被任意終止合約。但是,如果一方違約或已無信賴關係,如果仍要求當事人受「不得終止」特約拘束而不能脫離合約,則經紀合約豈不成了賣身契或緊箍咒?如此顯然不合理。

經紀合約並非不得終止

解決經紀合約中的「不得提前終止」特約問題,首先要從演藝經紀合約的性質切入。

經紀合約一般具有「委任」或「類似委任」的性質,由藝人或網紅委託經紀方處理演藝事務,經紀方則於授權範圍內得為藝人或網紅處理經紀事務。因此處理經紀合約糾紛時,通常以民法關於「委任契約」的規定作為判斷依據。

進一步分析,委任契約是以信賴關係為基礎所成立的契約類型,高度重視委任人與受任人的信賴關係。依委任契約的規定,任何一方本有隨時終止合約的權利。

即便在合約中有特別約定「不得提前終止」的情況下,依照法院見解,如果合約雙方信賴關係已經動搖,此時若仍然要求委任人受限於該特約而不能終止合約的話,顯然已經違背契約成立之基本宗旨。這是因為信賴關係已經動搖,如果仍然勉強維持契約關係,也難以達成契約目的。所以在信賴關係已動搖情形下,即便在合約有「不得提前終止」的特別約定,任一方仍然可以隨時終止合約。 

換句話說,縱然經紀合約中有約定「不得提前終止」的條款,但如果藝人或網紅與經紀方間的信賴關係已經動搖或蕩然無存,則任一方都可以行使隨時終止合約的權利,不必繼續受合約拘束或委屈容忍類似賣身契情境。過往就曾經有藝人以酬勞有爭議、經紀方未積極規劃演藝工作等理由,成功終止經紀合約的案例。

對他方損害仍需合理填補

經紀合約因具有委任性質,可以隨時終止。然而,如果終止合約的時機是在不利於另一方的時期,為了合理平衡合約雙方的權利義務,提出終止合約的一方須賠償他方損失;除非是因為非可歸責於終止方的事由,而不得不終止契約,才不需負擔賠償義務。

這邊所謂的賠償損失,並不直接等同經紀方的預定經紀酬勞,而是指他方所受到的損害與所失去利益。舉例而言,曾有經紀方因不滿藝人提前終止合約,就在沒有任何其他舉證下,直接以合約預定經紀酬勞金額進行求償,遭到法院駁回案例。

但是,在藝人終止經紀合約之前,如果經紀方已經進行規劃、製作新唱片專輯,則經紀方所投入的製作費、宣傳費等成本損害,以及因合約被終止導致新唱片無法銷售的所失利益,則經紀方自然可以進行舉證並對該名藝人進行求償。

因此,藝人因諸多因素擬行使合法終止經紀合約權利的同時,除了考慮對演藝事業是否有利外,也應一併考慮雙方依據該份合約所能主張的各項權利,避免在不利於他方的時期終止合約,降低被求償之風險。

適時終止經紀合約可降低違約風險

藝人繞過經紀合約自行私接演出工作是常見的經紀違約類型,不時有藝人因此被求償高額違約金、甚至中斷演藝事業的新聞。

在經紀合約約定期間內,合約既然尚未被終止,相關條款也沒有顯失公平等無效情形的話,藝人與經紀方自然有遵守合約的義務。如有違約情形,他方當然可以行使合約權利,進行求償,此種情形並無須多言。

然而,在藝人與經紀方間的信賴關係已經動搖的狀況下,藝人經常迫於收入不豐的無奈或被冷凍、封殺等因素,而必須自行接演出機會。如果原本的專屬經紀合約並沒有及時終止,則藝人自行接演的行為極可能被認定屬違約行為,將導致藝人被求償的法律風險,不可不慎。

過去就經常發生藝人與經紀方發生嫌隙之時,未注意到合約尚未終止前就私自接演出工作,而被經紀方求償高額違約金的案例。另一方面,也曾有藝人因適當拿捏終止合約之時機,而成功避免主張違約的相反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違約情形不是只會發生在藝人或網紅方面,經紀方也可能是違約方。曾經就有經紀方因為沒有替藝人積極爭取演出機會、企劃及推廣演藝工作,而被判決需負違約責任的先例。

經紀合約糾紛處理之道

俗話說預防勝於治療,但道理淺顯易懂,實踐可不容易。尤其藝人或網紅在簽訂經紀合約時,大多處於默默無名、環抱星夢的階段,顯然缺乏議約能力,甚至對經紀方也缺乏足夠認識與瞭解,導致經常埋下日後糾紛的種子。

萬一不幸發生經紀合約糾紛,近日香港知名歌手的處理方式可為借鏡。首先,心態上宜積極面對。特別注意在合約有效、未終止的前提下,不能違反約定自行私接演出工作或消極片面停止履行合約義務。

其次,對於不履行可能導致求償風險的合約義務應積極履行,例如已排定的演唱會等演出工作。否則容易增加額外法律風險,自陷不利之地位。

另一方面,建議同步尋求專業人士協助,全盤檢視合約條款、評估所能主張得合約權利、可能面臨的風險、及所能採取的行動,並擬定策略與方法,尋求紛爭之有效及圓滿解決。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