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不可面議】是製造麻煩?還是公司的經營管理能力太差?

評論
評論

立法院院會剛三讀通過修正就業服務法部分條文,明定職缺月薪未達 4 萬須公開揭示,希望透過杜絕資訊不對稱狀況改善低薪問題。會有這次修法,主要是提案的國民黨籍立委林為洲認為薪資面議造成社會新鮮人面臨資訊不對等情況,是低薪幫凶,希望藉由這次修法改善。

修法通過後,根據 中央社報導 ,中華民國全球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認為不僅無助解決低薪問題,甚至可能損害勞工議薪空間,因為一旦講明薪資範圍,來面試的求職者理所當然會被認為是「同意這樣的薪水」,即使求職者自身條件能爭取到更高薪水,資方也不會調高。而且,賴正鎰還認為薪資太過透明也會影響公司經營管理,例如員工間互相比較薪水,可能因此怠惰、不滿。最後,賴正鎰認為「薪資應該是由自由市場自然形成機制」。

其實我相當同意「薪資應該是由自由市場自然形成機制」,所以其實更應該讓資訊對稱,勞資雙方才有可能在市場經濟的運作下達成薪資的共識。但是,賴正鎰的說法,卻反而是背道而馳,想要維持薪資的資訊不對稱。

講明薪資範圍,就不能爭取更高薪水?

就業服務法的規範是雇主招募或僱用員工,不得做不實之廣告或揭示。修法之後,不能再將薪資條件寫面議了,就必須要明確提出一個範圍來,但是法規並沒有規範這個範圍有多大。

所以如果有公司的薪資範圍是 22000-40000 元(基本工資到這次修法的月薪揭示門檻),其實也就與「面議」沒有差異了。當然,當勞工看到這種薪資範圍,也要清楚自己是在與一個不知道自己想找什麼樣員工的企業打交道,最好避免接觸。

那如果薪資範圍限定在一個很窄的範圍,就比較好嗎?舉例來說,有公司很明確知道自己的預算和人力需求,所以招募時月薪範圍很明確地訂在 33000-35000 元,這會如賴正鎰所說的,不能爭取更高薪水嗎?會!假設最後談妥的條件是 36000 元,雖然條件比招募廣告更好,仍然屬於「不實」。但是,如果擔心這個問題,只要在條件揭示裡面寫清楚即可:

月薪範圍:33000-35000 元,對於優秀人才,本公司也願意用更高的待遇聘僱,公司唯才是用。

說到底,這條法規是在防止企業用更低的薪水去壓榨勞工,企業真的想要規避,除了將薪資範圍拉到極大,也可以講清楚:

月薪範圍:33000-35000 元。對於弱勢族群,本公司也願意用更低的待遇聘僱,提供就業機會。

總之,講清楚之後,就是自由市場,願意接受的人自然就會去爭取這個工作機會。問題在於,企業真的有想要講清楚嗎?賴正鎰身為鄉林建設的董事長,我們之後可以關注鄉林建設的徵人條件有沒有寫「優秀人才本公司願意用更高的待遇聘僱」來讓「求職者自身條件能爭取到更高薪水」可以獲得符合身價的待遇。

薪資太過透明,會影響公司經營管理?

其實這是事實,薪資的透明會影響公司經營管理,就像不能體罰小孩會影響家長對小孩的管教一樣。

但是,到底是公司的經營管理能力太差?還是薪資透明製造了麻煩?

附帶一提,其實今年行政與立法機構對於薪資透明揭示都做了相當多的努力,在這裡我必須給予認同和讚賞。金管會 在今年七月的時候宣布 ,明年 6 月底前,將在「公開資訊觀測站」上增設新欄位,全面揭露上市櫃公司不含董事的員工平均薪資,以及非經理人全時員工的平均薪資費用。其中,不含董事的員工平均薪資將包含前一年度全部員工平均福利費用、平均薪資費用、公司每股盈餘(EPS)及其同產業的公司平均數。

加上這次的就業服務法修正,我認為台灣的勞動市場可說是文明、進步了不少。

回到薪資透明影響公司管理,其實是看企業本身怎麼用這個工具。許多企業的業務部門,業績與獎金可是完全透明的,因為這麼一來可以鼓勵競爭,怎麼這個時候就不認為薪資透明會影響公司管理了?因為影響是好的啊!

但是薪資透明也的確會有負面影響,如果讓員工知道明明自己比較能幹,卻只因為資歷淺、老闆看不順眼或是沒有親戚關係,就必須要接受不合理的低薪,員工當然很容易跳槽、離職,對管理的影響真是太大了。這樣怎麼壓榨員工?這樣怎麼鞏固階級?這樣怎麼圖利自己人?

看完達里奧的《原則》,再看討論 Netflix 的《給力》這兩本書,深深覺得台灣的企業文化真的與美國那種開放透明差距甚大,更別提美國有 Glassdoor 這種平台公開揭露企業的薪資。如果台灣的企業還在用資訊不對稱來掩飾自己在經營管理上的無能,怎麼可能爭取到好的人才呢?

明年七月,再來好好看看強制揭露不含董事的員工平均薪資之後,賴正鎰的鄉林建設(股票代號:5531)在公開觀測站上面,會是「慷慨企業」的代表還是「小氣企業」的代表?也看看薪資的透明會怎樣影響公司的經營管理?

相關文章

評論